主页 > 活动动态 >

粉丝经济的困境:政策、舆论与被透支的市场

  又比如电影行业,2016年井柏然、鹿晗主演的《盗墓笔记》卷动了10亿票房,让“偶像电影”的说法甚嚣尘上;2019年肖战主演的《诛仙》首日票房高达1.44亿元,总票房达4.05亿,豆瓣评分仅有4.5分。

  国内追星文化早期曾有过非常有名的“杨丽娟追星”事件,当事人父母为帮女儿追星卖房卖肾,最终导致老父跳海自杀,在当时的社会舆论场掀起轩然,在国内带动不理智追星问题的大讨论。

  世纪初,这种模式随着东方神起和少女时代等团体在国内的风行,逐渐搭建起来,进而在内娱起步之后顺利完成本土移植。

  前两年粉头卷款潜逃“喜提海景房”、为偶像应援摆“烧饼宴”的丑闻事件,近年来的数量确实在下降,饭圈集资和应援普遍强调各个环节的财务公开和监督机制,也希望由此降低饭圈“低龄化”、“不理智消费”的大众印象。

  事情过去一年后,其影响一方面是饭圈和路人网友形成了整体对立的氛围,并在随后引起了多次事端;另一方面是对“偶像失格”的讨论,包括肖战本人发长文表示意识到“偶像失声”的责任,“应该承担责任”,似乎为目前的饭圈乱象提供了一种答案。

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:

吴昕见儿时偶像失声痛哭 何炅

肖战道歉“227风波”1周年正面